6教练飞行路径暴露,6K可劫持斯里兰卡

图片 1

6教练飞行路径暴露,6K可劫持斯里兰卡

| 0 comments

  9月初,日本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发布消息,声称当天中国两架轰-6轰炸机飞越日本冲绳和宫古岛之间的宫古水道,在东海和太平洋之间往返飞行。日本航空自卫队紧急升空F-15战机应对。这是近年来日本防卫省首次公开中国轰-6轰炸机抵近日本的消息。

图片 1
挂载巡航导弹的轰-6K

  据报道,本次执行任务的两架轰炸机是解放军海军航空兵部队的轰-6G型轰炸机。轰-6轰炸机服役已经50多年,历经改进,宝刀不老,至今仍是我国战略空袭的主力,承担重要的打击任务。

  中国轰炸机在太平洋上空远航,对日本防空警戒体系提出了“新课题”。

  轰-6战机“年过半百”

  9月8日,日本统合幕僚监部新闻机构发布消息称,当天,两架中国轰-6飞机飞越冲绳和宫古岛之间的国际水道,向太平洋飞去,之后又沿相同路径返航,沿途受到日本航空自卫队第83航空队的两架F-15J战斗机的伴随监视,并留下跟拍照片,这也是近年来日本防卫省首度公开中国轰炸机抵近的消息。

  轰-6是一款仿制的轰炸机,原型是苏联图-16轰炸机。1955年我国和前苏联签署了《中苏经济合作协定》,其中确定我国引进和仿制中型轰炸机。该项目是苏联第二批援助我国国民经济建设78项重点工程项目之一。1956年7月和1959年2月双方进一步签订了援建轰炸机制造厂和仿制图-16轰炸机的具体协议。

  针对日本媒体关于中国军机赴西太平洋的报道,中国国防部新闻事务局表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飞机近日赴西太平洋进行训练,是年度计划内的例行安排,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和目标,符合相关国际法和国际实践,中方在相关海域拥有飞越自由等合法权利。今后中国军队仍将按计划组织此类例行行动。

  飞机仿制工作从1959年年初开始,当时决定由西安飞机制造厂(今西安飞机工业集团公司)和哈尔滨飞机制造厂(今哈尔滨飞机工业集团公司)联合试制。1959年9月27日,哈尔滨飞机制造厂利用苏联提供的图-
16飞机部件组装而成的首架轰-6完成首飞,同年12月交付空军使用。

  轰-6:老当益壮的多面手

  此后,国家曾一度终止相关工作,并于1961年决定由西安飞机制造厂全面承担轰-6飞机的仿制工作,结束了两厂联合试制的局面。

  从日方公布的照片看,穿越宫古水道的轰-6采用中国海军航空兵的涂装和编号,较为独特的是,画面中的轰-6在主翼下采用超长挂架,似为中国自主的鹰击-12超音速反舰导弹专配。据英国米德兰出版社推出的《1951年至今的中国军用飞机》介绍,轰-6从1959年开始投入中国空军和海航服役,在多种任务中担任不同角色,从常规轰炸机,到海军打击平台、加油机、侦察/电子作战、无人机母机、发动机测试平台以及战略巡航导弹发射平台。今天,中国仍在持续改进轰-6,甚至将其用于携带新的空射运载火箭与空天飞行器。 

  1964年3月,《轰-6甲型飞机重新试制总方案》获得批准,标志着轰-6飞机的仿制工作正式重新开始。首批试制了3
架飞机,其中首架为静力试验机体,于1966年10月完成,并在当年12月的静力试验中完成悬空破坏试验,破坏载荷达到设计使用载荷的134.8%,满足了设计要求。第二架飞机于1968年12月24日首飞。1969年该机投入批量生产。

  目前,装备和使用轰-6改进型较多的当属中国海军航空兵,其运用灵活性非常突出。据日本《航空爱好者》和《航空世界》杂志介绍,与美国竭力升级年过半百的B-52轰炸机一样,中国也在不断挖掘“老兵”轰-6的潜力,现在的轰-6主要充当“导弹发射机”,此次曝光的轰-6便可携带鹰击-12、鹰击-63等中远程反舰导弹,执行空对海打击任务,后部机身下方还有一个小型雷达天线罩,该位置可能安装数据链设备,导引导弹飞向目标。

  轰-6是我国当时试制的最大、威力最强的作战飞机,该机装备部队后立刻成为我国远程打击的支柱。轰-6虽然已经服役了半个多世纪,但经过不断改进,仍然老当益壮。

  据分析,中国空军和海航最先进的轰-6版本当属2007年公开的轰-6K“战神”,它用俄罗斯提供的D-30 KP2涡扇发动机替换掉老式涡喷发动机,作战半径由2200公里大幅增加到3000公里,且机头换上全封闭的流线形整流罩,加装多功能雷达。

  据报道,目前中国空军轰-6K轰炸机已经批量服役,它是在原轰-6系列轰炸机的基础上改进发展而来的最新型战略轰炸机。这使中国成为继美国、俄罗斯及英国之后第四个拥有战略轰炸机的国家。轰-6K的量产服役,标志着解放军“战略空军”的空基战略打击能力和“海洋控制”能力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米德兰集团特约军事评论员耶菲姆·戈登表示,轰-6K可挂载长剑-10巡航导弹的空射型,射程2000公里,“该导弹外形与美国AGM-86和俄罗斯Kh-55巡航导弹相似,制导方式也可能使用惯性加卫星制导,精度可能在10米左右”。戈登还称,轰-6K可外挂6枚巡航导弹,机身弹舱内还可挂1枚,尽管无法与美国B-52H、B-2以及俄罗斯图-160轰炸机的载弹量媲美,威慑力仍不容小觑,因为世界上再无其他战机有类似能力。更重要的是,轰-6K的超远航程配合远程巡航导弹,已将印度、日本、澳大利亚、关岛乃至夏威夷都纳入覆盖范围,具备可观的战略威慑和战略打击能力。此外,轰-6K在不使用巡航导弹的场合,则可挂载20枚500公斤级卫星或激光制导炸弹,具备强大的精确战术打击能力。

  先后成功空投原子弹、氢弹

  就未来20年的作战环境而言,可发射远程巡航导弹的轰-6仍是中国应对美国及其盟友强大海空突击力量最有效的手段。戈登认为,随着轰-6K装备部队,解放军实际上具备了对关岛以西的区域进行精确打击的能力。更重要的是,中国可能在巴基斯坦的帮助下获得了美国“战斧”巡航导弹的技术,从而使国产巡航导弹的命中精度更加优良。他认为,“中国是迄今为止惟一同时获得俄美两国巡航导弹样品的国家,掌握上述两种导弹不同的技术窍门”。

  轰-6自服役以来,担当了中国空军远程攻击力量的主力,也承担了三位一体核力量中的空基核力量任务。同时该型飞机还发展了携带反舰导弹的改型,作为海军主要的远距离海上打击力量长期使用。几十年来,轰-6多次参与重大任务。

  解析日本防空警戒制度

  轰-6作为中国最大的轰炸机,在核武器研制成功后,当仁不让地成为核武器的载机。1965年5月14日,一架改装后的轰-6飞机在中国西部上空成功完成了我国首次空投原子弹的核试验,并从此具备了核打击能力,为我国增加了重要的核反击手段,延伸了核打击的范围,增强了核威慑力,也极大地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及影响力。1967年6月17日,又是一架轰-6甲轰炸机成功完成了我国首次空投氢弹的核试验。

  针对“轰-6抵近”事件,另一个让人关心的话题是:日本空自究竟采用何种监视拦截体制?据日本《J Wing》杂志介绍,一般情况下,日本空自的空中监视拦截战术(CAP)首先需要地面雷达或空中预警机对目标进行侦察和探测,从而确认是否值得出动战机,若确认目标进入日本的“防空识别区”(ADIZ),雷达或预警机会在第一时间内将目标方位信息传输给拦截机飞行员。日本空自一般出动双机进行监控,发现目标后,便会采取伴随警戒飞行的姿态,与目标保持一定距离,直到其离开监视空域为止。如果目标不肯离去,拦截机则通过国际通用频道呼叫、雷达锁定等措施予以警告。

  轰-6轰炸机曾多次参加全军重大演习。2010年9月,在“和平使命-2010”上海合作组织反恐军事演习中,轰-6战机从本土飞抵演习区域上空参加合练,这是轰-6战机首次跨境参加上合组织联合军演,也是中国空军战机首次以远程突击的方式亮相国际演兵场。

  日本空自第83航空队在冲绳那霸基地内设有24小时警戒室,警戒室位于主跑道头尾两端,旁边的机库内停放有油料、武器完备的值班飞机,收到命令后能随时起飞执勤。根据《J Wing》杂志披露的情况,其对防空警戒任务的基本规定是:

  在重大阅兵活动中,也频频出现轰-6轰炸机的身影。在200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阅兵式中,由轰-6H组成的轰炸机梯队,以及由轰油-6飞机、两架歼-l0A飞机和两架歼-8D飞机组成的空中加受油梯队,先后飞越天安门城楼,接受了祖国和人民的检阅。

  ·防空警戒大致分为昼间和夜间警戒两种,昼间警戒是从破晓前40分钟到黄昏,夜间警戒为从黄昏前20分钟至破晓前20分钟;

  除了重大军事行动外,轰-6还有一项特殊的任务——黄河炸冰,通过对黄河上的冰坝成功轰炸,曾经被黄河两岸人民视为“祸患”的黄河凌汛被制服。

  ·警戒任务类型视情况可分为:5分钟地面警戒,人员在警戒室待命;4分钟座舱待命,人员在警戒机座舱内待命;1分钟跑道头警戒,战机滑出至跑道头加温坪待命;15分钟警戒,人员于警戒室待命;

  轰-6战机“廉颇老矣”

  ·遂行防空警戒任务时,战机起飞的方式有两种:比较常见的是紧急起飞,领命后在警戒时限内完成起飞;另一种是强迫性紧急起飞,指在基地气候条件低于紧急起飞标准时强制执行紧急起飞。

  多年来,我们对轰-6的改进一直没有停歇。在上个世纪50年代图-16轰炸机的基础上,中国科技工作者将轰-6逐步从一种携带无控炸弹的轰炸机变成一种能携带远程武器的平台。

  ·紧急起飞行动命令由航空总队作战指挥所下达,警戒室的值班军官具体指挥空地勤人员和各航空队基地塔台完成。

  轰-6的改进型主要有轰-6丙、轰-6D、轰-6F、轰-6G、轰-6H、轰油-6、轰-6K等。尽管平台已经落后,但是科技人员通过为其换装发动机、增加先进的航电系统及武器,让它重新焕发了生机,战斗力不断提升。

  日本《航空情报》专栏作家关贤太郎称,日本空自在“领空侵犯”方面的应对措施不足,因为按照现行“领空侵犯应对措施”,自卫队交战权仅适用于“正当防卫”或“紧急避难”,“只要外方战机不直接威胁飞行员的生命安全,空自就无权主动出击”,这意味着“敌方轰炸机发射导弹前,日机无权主动攻击,但导弹投下后,轰炸机又不属于‘攻击性装置’,所以不符合‘正当防卫’或‘紧急避难’条件,还是无法发动攻击”。而“一旦对方发射的导弹击中停机坪或机库,哪怕投下一枚高性能炸弹,就能让日本航空战线毁于一旦”。

  其实,对轰炸机进行技术改进符合国际惯例。轰-6的“同行”中,服役年限同样久远的还有美国空军B-52轰炸机,B-52又被称为“同温层堡垒”,是波音公司为美国空军研制的八发亚音速远程战略轰炸机,其第一种型别在1955年服役,现役的型别也早在1961年就开始服役。

  由此看来,“轰-6抵近”事件发生后,日本航空自卫队是否会调整警戒体制,值得外界注意。

  B-52早期主要型别有B-52A、B-52B、B-52D、B-52F和B-52G。美国空军现役的B-52均为B-52H,最近的升级改进包括2005年开始实施的“作战网络通信技术”计划,旨在使B-52H飞机具有网络中心战能力。按照美国空军的计划,部分B-52H经改进还将服役至2040年以后。

 

  远程战略轰炸机是国之重器。拥有先进的战略轰炸机,和平环境下它是极具威慑力的战略武器,战争环境下它是克敌制胜的法宝。

  然而,对现有飞机的改进只是战略轰炸机发展的一个量变的过程,只有更新换代才是质变。通过对轰-6的技术改进,维持了其长达半个世纪较高的技术状态水平。但由于轰-6轰炸机的基础设计陈旧,从隐身性能、航程和载弹量各方面看,与世界最先进战略轰炸机相比仍然存在较大差距,因此迫切需要提升轰炸机发展水平,尽快研制出能替换轰-6的下一代战略轰炸机。

  中国未来的战略轰炸机应具备良好的隐身性能,通过大力研发新型复合材料和外形隐身技术,突出隐身化设计,最大限度减少红外辐射,降低可探测性,提高战场上的突防能力和生存能力。

  我们还需要加紧研制高效率、大推动力的发动机,突破技术制约的瓶颈,并进一步提高远程和纵深精确打击能力。此外,还应大力提升信息化水平,具备实时的情报监视侦察能力,把情报监视侦察能力与攻击能力有机融合,确保对敌时间敏感目标的实时打击。

  相关报道

  轰-6的威慑力不容小视

  军事专家尹卓少将认为,远程轰炸机的打击范围超过2000公里,在岛链内训练会影响战术发挥,只有飞越岛链奔赴远海,才能检验其最大作战半径及大航程的优越性。

  这个观点得到不少同行的支持。有军事评论员认为,轰-6的作战半径远远超过第一岛链,这次仅仅是中国轰炸机正常性能的低限度展示。“中国海军的轰-6如果仅仅局限在第一岛链内训练,那好比在篮球场里练赛马,远远无法真正发挥自己的实际价值。”

  实际上,我国军机进入西太平洋训练早有先例。最近见诸报端的一次,是一个多月前,中国一架运-8预警机飞越冲绳本岛和宫古岛之间的空域进入太平洋。那次训练被个别媒体称为是“中国军机首次飞越第一岛链”。

  据了解,轰炸机一直在我国海军训练的行列当中,比如从广西起飞,到台湾以东,过巴士海峡,这是一条常走的线路。

  日本对中国军机虎视眈眈

  针对“轰-6抵近”事件,另一个让人关心的话题是:日本空自究竟采用何种监视拦截体制?据日本《J
Wing》杂志介绍,一般情况下,日本空自的空中监视拦截战术(CAP)首先需要地面雷达或空中预警机对目标进行侦察和探测,从而确认是否值得出动战机,若确认目标进入日本所谓的“防空识别区”(ADIZ),雷达或预警机会在第一时间内将目标方位信息传输给拦截机飞行员。日本空自一般出动双机进行监控,发现目标后,便会采取伴随警戒飞行的姿态,与目标保持一定距离,直到其离开监视空域为止。如果目标不肯离去,拦截机则通过国际通用频道呼叫、雷达锁定等措施予以警告。

  日本空自第83航空队在冲绳那霸基地内设有24小时警戒室,警戒室位于主跑道头尾两端,旁边的机库内停放有油料、武器完备的值班飞机,收到命令后能随时起飞执勤。根据《J
Wing》杂志披露的情况,其对防空警戒任务的基本规定是:

  防空警戒大致分为昼间和夜间警戒两种,昼间警戒是从破晓前40分钟到黄昏,夜间警戒为从黄昏前20分钟至破晓前20分钟;

  警戒任务类型视情况可分为:5分钟地面警戒,人员在警戒室待命;4分钟座舱待命,人员在警戒机座舱内待命;1分钟跑道头警戒,战机滑出至跑道头加温坪待命;15分钟警戒,人员于警戒室待命;

  遂行防空警戒任务时,战机起飞的方式有两种:比较常见的是紧急起飞,领命后在警戒时限内完成起飞;另一种是强迫性紧急起飞,指在基地气候条件低于紧急起飞标准时强制执行紧急起飞。

  紧急起飞行动命令由航空总队作战指挥所下达,警戒室的值班军官具体指挥空地勤人员和各航空队基地塔台完成。

  日本《航空情报》专栏作家关贤太郎称,日本空自在“领空侵犯”方面的应对措施不足,因为按照现行“领空侵犯应对措施”,自卫队交战权仅适用于“正当防卫”或“紧急避难”,“只要外方战机不直接威胁飞行员的生命安全,空自就无权主动出击”,这意味着“敌方轰炸机发射导弹前,日机无权主动攻击,但导弹投下后,轰炸机又不属于‘攻击性装置’,所以不符合‘正当防卫’或‘紧急避难’条件,还是无法发动攻击”。而“一旦对方发射的导弹击中停机坪或机库,哪怕投下一枚高性能炸弹,就能让日本航空战线毁于一旦”。

  由此看来,“轰-6抵近”事件发生后,日本航空自卫队是否会调整警戒体制,值得外界注意。本报综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