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为啥大四谈利古里亚海,东瀛再搞另类小动作

图片 6

东瀛为啥大四谈利古里亚海,东瀛再搞另类小动作

| 0 comments

图片 1

图片 2

  七国集团(G7)外长会10日将在日本广岛举行,为下月举行的G7伊势志摩峰会通气。这是G7成员时隔8年后首次在亚洲聚首。在G7关注度遇冷的当下,这次系列会议因为东道主日本的几个“另类”动作,热度似乎有点回升。

7国集团10日至11日将在日本广岛举行外长会。作为东道主,日本政府会前多次放出口风,声称将推动外长会重点讨论南海问题。

  为何选址广岛

众所周知,日本并非南海问题当事国,在南海问题上本应谨言慎行,但其近年来却不断炒作南海问题,在G7框架内也是动作不断。

  首先,今年外长会的会址选在广岛格外引人注目,而且日本在“广岛”上面更是做足了文章。一则邀请与会七国外长访问广岛和平纪念公园。这将是美英法这三个安理会“五常”国家的现任外长首次访问和平纪念公园。二则,据日本《每日新闻》报道,在本次外长会期间,日本政府在媒体中心安排了5名原子弹爆炸受害者的后代每天用英语接受记者采访。最后,日方还希望给外长会留下一份“历史遗产”。据日媒透露,外长会将发表《广岛宣言》,表达对核裁军与核不扩散的决心。共同社认为,日方此举意在从原子弹爆炸地广岛出发,强调日本实现“无核武世界”的意志。

那么,日本为何执着于在G7场合炒作南海问题?背后暗藏哪些政治和外交心机?对于日本单方面强设议题的行为,G7其他成员国买账吗?又会在多大程度上支持日本呢?

  在原子弹爆炸地召开重要国际会议并希望各国领导人来访,可以说是日本多年来的一个“情结”。上海交通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王少普表示,其根源在于日本希望向世界展示其二战受害者且是唯一遭受原子弹轰炸的受害者的形象,从而淡化战争发动者和侵略者身份。“日本人民诚然在战争中受到严重伤害,但有一个前提不能忘记——那场战争是日本军国主义挑起的,如果回避这个前提只是笼统地讲日本是战争受害者,不利于后人正确认识历史。”

图片 3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前驻奥地利大使杨成绪透露,日本之前曾将广岛作为这次G7首脑会选址之一,但最终却成为外长会的召开地,这一变化很值得玩味。其实,美国人从心底里是不愿去广岛开会的,因为在日本右翼心目中,投放原子弹是美国人犯的错误,而在美国人看来,这一切源于日本偷袭珍珠港,日本才是“祸首”。为此,广岛峰会最终“降格”为外长会。

共同社日前援引日本政府相关人士的话报道,日本当局正协调在G7外长会上发表一份“特别文件”,将首次对所谓的“中国在南海推进军事基地化”表示关切,并对单方面改变现状表示强烈“反对”。

  特别文件会出台吗

报道称,这份“特别文件”还会涉及东海问题,旨在为确立海上“法治”而加强G7的团结,同时促使5月下旬的G7峰会达成协议以牵制中国。

  和广岛会址相比,G7外长会的另一个话题也许更“抢眼”。外长会还没开,与G7八竿子打不上关系的“南海问题”却抢先跳入大家的视线。尽管中国再三反对将南海问题带入G7会议,但日本似乎依然固执己见。日媒称,G7广岛外长会将发表一份特别文件,目前日本政府正在进行协调。据悉,文件将首次对中国在南海推进“军事基地化”表示关切。针对中国可能在南海划设防空识别区,文件也将提及“决心维护(南海)上空飞行自由”。文件还将就中国公务船多次驶入钓鱼岛周边这一情况表示关切。如果文件出台,将是G7继去年外长会后发布的第二份有关南海问题的文件。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日本首次在G7框架下拉拢西方大国,将日本自身关切的议题强行塞入议事日程,借势上演对中国施压的戏码。

  那么,日本为何执意要在G7平台上谈南海?这份酝酿中的“特别文件”会最终出台吗?

自加入G7后,日本作为其中唯一的亚洲成员国,一直以“亚洲代表”自居,强调与西方大国拥有“相同价值观”,努力获得G7其他国家的认同和支持。随着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兴起,G7的国际影响力近年来不断下降,但仍然是日本和主要西方国家展开合作、建立统一阵营的重要平台。

  王少普判断可能性很大。最关键的因素是美日两国在背后极力推动。对美国来说,南海是其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抓手,对日本而言,自然紧随美国步伐,借南海问题遏制中国。今年以来,美日舰船频频“光顾”南海,2月美日澳军演、3月美国航母编队巡航南海、本月又要举行印尼多国军演及美菲军演,美日已经在用行动为南海文件张本。其次,菲律宾提请的南海仲裁案在下月底前后预计会见分晓,抛出一份特别文件将配合仲裁案的裁决,进一步掀起国际上孤立中国的高潮。此外,此举也服务于日本国内政治需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力求在任内完成修改和平宪法第9条。日本7月将举行参议院选举,如果执政联盟获得超过三分之二席位,就可将修宪问题提交国民公投。因此在国际舆论上将中国的威胁炒热放大,将为国内修宪、推进新安保法提供合法性。

2014年6月G7布鲁塞尔峰会举行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做了大量铺垫工作,利用国际多边场合“抹黑”中国,企图将日本塑造为遭受中国欺侮的“受害者”、国际法和国际规则的“守护者”。日本媒体还放风称峰会联合声明将点名批评中国。

  不过,G7不是由美日两家说了算,对于东道主日本力推的所谓“特别文件”,英法德等其他成员又是否会“共鸣”呢?

安倍在峰会期间表示,乌克兰问题与亚洲的局势存在“联动”关系,不遗余力地要求西方国家谴责中国在东海、南海所谓“以实力改变现状”的行为,充分显露出日本意图裹挟西方大国联手打压中国的图谋。

  王少普认为,客观而言,G7部分欧洲成员国眼下受困于难民、反恐等问题,无暇他顾。其与中国保持良好的经济合作,在安全上也无利害关系。因此,欧洲国家其实不愿过多介入南海问题,也不想被日本的私心“绑架”。

2015年4月,在德国吕贝克举行的G7外长会单独通过了一份关于海洋安全问题的声明,涉及南海和东海局势。这在G7历史上尚属首次。媒体事后披露,在G7成员国中,日本事实上是这份声明的重要且唯一的推手,台前幕后做了大量工作。此外,在2015年6月G7德国峰会上,安倍也极力塞入南海局势、亚投行等中国话题,期望争取G7盟友支持。

  杨成绪表示,即使外长会通过特别文件,但在最终措辞上未必会如日本所愿,尤其是指名道姓谴责中国。值得注意的是,在议程设置上,日本在外长会与首脑会之间划出一道“分界线”:首脑会主要讨论全球经济议题,外长会聚焦政治议题。“把南海问题着重放在外长会而非更高级别的首脑会上来谈,说明G7内部对日本的设想并非一致赞成,这也是日本在设置议程时为何会显得如此小心翼翼的原因。”

作为轮值主席国,日本今年将主办一系列G7会议。外界早就猜测,虽然面临阻力,日本政府仍会坚持把南海问题写入G7外长会声明,乃至G7峰会宣言里。

  对于日方执意将南海问题搬上G7会议桌,中方曾表示,这会严重影响中日关系改善。王少普表示,如果发表特别文件,确实会对中日关系的改善进程造成严重影响,也会为日本外相本月访华计划蒙上阴影。(解放日报)

上海交通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王少普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政府执意要在G7外长会上谈论南海问题,背后暗藏多重考量。

他说,日本近年来积极适应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谋求建立对中国的所谓遏制力,并因此在国内采取解禁集体自卫权等一系列动作。在这种战略指导下,日本近来积极插手南海问题,寻求牵制中国。

图片 4

王少普认为,在G7平台炒作南海,日本当局还希望在中国和欧洲主要国家之间制造对立和矛盾,离间和阻碍双方发展良好的关系。

国防大学日本研究学者孙绍红说,虽然G7声明没有真正的法律效力,但日本当局认为,此举能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制造国际舆论,形成所谓国际社会在这个问题上支持日方反对中方的态势,以此挑起矛盾,导致南海局势更加复杂化、国际化。

王少普同样指出,日本当局希望借助G7平台搅动国际舆论,混淆视听,一是为即将宣判的菲律宾南海仲裁案造势,二是为今年谋求修改和平宪法第9条作铺垫,争取国内外的支持。

图片 5

对于日本政府坚持讨论南海议题的心机,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和加拿大等其他G7成员国并非蒙在鼓里。从以往会议结果来看,日本政府一些过分和出格的要求往往难以得到满足。日本的G7盟友大多数对南海问题并不热心,但有时不得不出于外交考虑,或者意图在各方之间制造平衡。

比如,2014年G7布鲁塞尔峰会没有满足安倍试图点名批评中国的意愿,只在会后公报的最后用一段话表述了对东海、南海局势的关切。

王少普认为,日本公开在G7讨论南海问题,背后有美国的授意。美国为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一直支持日本介入南海事务。但欧洲主要国家并不支持日本的立场,使得G7相关讨论往往流于形式。

图片 6

孙绍红指出,现在全球经济下行风险扩大。发展经济是G7首脑面临的首要问题。正如欧洲各国相继加入中国倡导的亚投行一样,英法德等国家难以抗拒中国巨大市场的吸引力,希望与中国发展友好关系,开展经济合作。

他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猖獗、叙利亚危机等问题尚未解决,英法德等国家更关注中东局势、恐怖主义威胁和难民潮等与本国利益密切相关的问题,对南海问题并不上心,因此,日本政府一些要求难免会落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